北地季苍川

呜呜呜呜爱您一辈子

阿九会拖稿:

是征集!
顺便就把衣服整体画一遍!
嗯!
下次弄弄杰克的!

尾款的话还不确定
希望不会很地狱(#/。\#)

#即兴
#我知道我丑,别骂我



人群攒动,公交车里热的像蒸笼,没有人说话,仿佛吐一个字就会升高一度。在心里骂了句娘,将口罩拉下,甚是烦闷。更烦躁的,坐在后面的人居然在花鸟市场买了知了,吵死了,恨不得把知了喂到他嘴里去。

看向窗外嘀咕个不停。要不是公交车不显眼,不容易被发现和找到,怎么可能放着车不坐。为了逃跑,简直辛苦。

看够了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将目光转向车里,看这所谓百态众生。哦哟,那个夫人抱着孩子睡着了,现在去把小孩弄哭,一定能吓醒她,再手忙脚乱的哄孩子。那边有贼在偷钱包吗,踹他一脚的话....不过太可惜了,我不是什么正义感爆满的人。对发现的平庸乐子轻嗤,不屑去干这么无聊的事。目光继续扫过车内乘客,突然被一个身影吸住了视线。


他像是雷狮。


皱眉啧了一声,逃跑计划被破坏,那可真是太不美妙了。将口罩网上拉了拉继续观察那人。身形相像,发型也相似,可别是雷狮吧?如果是,那就提前下车好了,他不会发现的。车子摇摇晃晃,在几个站点停了又走。不时瞟两眼那人,分辨他与雷狮的异同。一个姑娘找座位时撞到了他,他说了句抱歉并让她扶着座椅。


他不是雷狮。


是的是的,那人温柔还绅士,怎么会是雷狮。如果真的是他,他可能早把带知了上车的这个哥们儿的头拧下来了。况且他死也不会坐这种车,估计这会正在看资料。轻嗤一声,继续靠回座椅。不小心压到了后面人的手,稍微偏头对着空气说了句抱歉。

到站提示音是那么的悦耳,随着人流下车,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试图替换掉车里让人不爽的、闷捂混杂的气味。

前路不会有雷狮。解脱了。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左右望望确认方向,转身向要车站走去。刚迈一步肩膀突然被一只手搭上,想着似乎没什么熟人,心中升起疑惑,慵懒转头。

“帕洛斯。”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极其耳熟的声音。可是没有办法,他搭在肩上的手捏的很紧,仿佛现在逃跑他就会捏碎我的骨头。回去了八成被揍,但眼下我可不想多受一下皮肉之苦。

逃不掉了。

转过头将人满是阴霾的脸色看个完全,不交代好估计就死定了,啊,不如说是去游乐场吧,是在休息日而且离火车站也没多远,谁还不能有童心一下了?拉下口罩露出笑容,歪歪头装出惊讶的模样。

“呦,雷狮老大,有何贵干啊♪?”

#微帕柠
#好像有点晚
#配图没有太大关系


对话似乎终止在那里,我唤了她一声。

“安莉洁。”

“... ...啊?”

她回过头看我,拉长单音节的回应,一汪绿湖一般的眸子满是茫然,傻呆呆歪着头等我的下一句。

她似乎总是这样一脸迷茫。沉默,虔诚,天真的过分。将她的神明供奉在心中,坚信神的指引,歌颂神明的存在。与她相反,我并没有什么神圣的信仰,以活下去作为终极目标,耍人为乐,在谎言中生存。

而她永远知道我的话有多虚伪。这就有些可怕了,或许圣女真的不可小觑?她第一次戳破我的谎言,是认真又严肃的语调,严肃到我自己都差点忘了那确实是骗局。我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好像听了个不得了的笑话。雷狮的目光停留在我和她之间,似乎哪个都没打算相信。轻嗤一声,走了。

不得不承认我当时是心虚的。好在雷狮不会随意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我有些庆幸,第一次想在心里夸赞一下雷狮。

她将会是一个威胁。能直视人心又不懂圆滑处世。很好,很有趣。安莉洁,你会死在我手里。我如是说。而她还是一副呆愣的样子,我狠恶的瞪了她一眼,走了。

不知道是第几次对她套近乎说“我觉得你很有趣”。她的回答终于不是一成不变的“你说谎”,而是一个让我吃惊的回答。

“我知道哦——我能看到 你的内心。”

怎么,这个呆瓜也会讲笑话了?

不过好像确实栽在她手上了。

那是后话了。

“我说,你该不会真的是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吧?”见她更加迷茫的模样,皱了眉装出一副不满的表情。“亏我跑了好多家店才买到的。”

骗你的,这东西,目前还不至于供不应求。

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做了个花哨的手势随后变戏法似的抽出藏在身后的白玫瑰。

“作为回礼,这个就送给你吧?你那颗柠檬可真是酸的很。”

“白色情人节快乐,傻瓜♪”

#ooc我的
#私设如山
#瞎78写

“哈,有趣。”

骗取重要文件失败,还被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可真是一次失败又丢脸的任务。与身后的军警相距不到十米,如果其中有一个训练有素的警员,他一个猛蹿就能扑到自己。不过很可惜,这样一群自以为是又缺乏训练的家伙,能抓到自己就怪了。

追逐的游戏仍然在继续,被甩掉的警员不少,继续实行追捕的也很多,其中不乏有别处支援来的持枪者。好像稍微增加点难度了呢。心情愉悦,嘴角微微扬起嘲讽的弧度。自己被通缉了这么久,还没有人抓住过,可真是一堆废物。

穿过楼宇跑过街道,这样不知道绕了多久,脚下步伐突然因视线所及处的一个物件而停顿止住,稍作思考继续奔跑。

那是一个醒目的路牌,木牌表面被歪歪扭扭的儿童画布满,被用来吸引慈善人士所以放在孤儿院门口。红的绿的蓝的各色彩线绕成一团,从中就能看出那儿的孩子有多令人头疼。不过,那怎么会是令人反感的乱画呢,明明就是明显的不得了的暗语啊

——“hole”。前面街角右转不远确实有个自来水井,把井盖打开就是一条通往基地的密道。

不过,回去的话大概会死掉吧?任务失败,况且前几日偶然听上级说什么除掉内部成员。哈,一定有我吧?毕竟我知道那么多秘密。

被抓到是死,回基地也是死。不如来点刺激的。

毅然决然扭身左转,转手撑压低矮残破的红砖墙猛地发力,紧跟抬腿横侧身子干脆利落地翻过墙面。落地时也不忘回头扬眉嗤笑那些腿脚不利的警员的滑稽翻墙姿势。

——“我可要先走一步了。♪”

脚下的路越来越荒凉,甚至连平整的土路都慢慢不见。不禁感叹这么繁华的城市的边缘居然是森林。还是说自己已经绕到了郊区路线?那些笨警员都不识路的样子。灵巧的爬上一棵树,躲在背阳处的一颗低树杈上听他们气喘吁吁的对话。

“迷雾森林”“有来无回”等词语一股脑清晰地灌入耳畔。听着脚步声渐远时跳下树杈,双懒散手插在兜里不住勾起唇角。

“迷雾森林?说不定是个好地方。”

我并不是一个有冒险精神的人,但眼下这样的情况,来到这就已经是无从选择了。大概是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一面走着一面在脑海中搜寻有关迷雾森林的资料,无非就是..要么出不来,要么是像试了神智的活死人?除了市井传闻,其他资料似乎都被警方保护起来了。想起自己偷看过的一个机密文件是这样写的:地点迷雾森林,任务级别S。相关资料也被密封在了那个文件袋中。

无所谓的耸耸肩。只要不是无人生还就好了。转了转脚腕,继续向森林内部走去。

这路好像每个尽头。眼前树木越来越葱郁,目光所及都是各样的树,是个庞大的森林体系。撑着一颗高大的古树站定,伸了个懒腰活动筋骨,甚至开始怀疑所谓走不出去是不是因为迷路。

有细微的声音出现,皱皱眉头警觉起来。那个声音,微小的吱嘎声,像是——伸展树枝的声音!猛然间一个跃起跳到了远处,再抬眼看时,刚刚自己所在的位置已经被树枝形成的牢笼罩住。那些无生命的树枝仿佛感觉到了狩猎落空,失望的慢慢退去。看来攻击没有打算结束,又闪过了藤蔓植物的纠缠之后,明白所谓有来无回并不是迷路那么简单。

这显然是一场苦斗。我试图用藏在身上的短刀斩断逼上前来的植物,结果纠缠了几下就连短刀都被吞噬。“这是...什么怪物?”松懈会要人的命。一颗树抓准时机了似的开了血盆大口要将我吞没,用蹲下的姿态向前跳跃又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一圈才逃开它的吞噬范围。

那是什么,是劫后余生的感觉。

感受到不寻常的生物体气息,一转头,是一个少女。怎么,同样的遭遇吗?那可真是太有趣了,自己搞的这么狼狈,看着这样柔弱的一个女孩居然活了下来?将身上的土排掉,掩饰住内心的不屑,换了副温柔的语气笑望她。

“我说,小姑娘。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逃出去?”

这句话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这些树木对我发起了攻击。我看了一眼她,无动于衷。好啊,想死我也救不了你,没有垫脚石,少一个拖油瓶也是好的。躲避着各个方位的攻击,脑中满是回到入处的路线。

在目的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心中的疑惑与恐惧似是海浪猛烈翻涌。是那个...女孩?没有太多精力分神,借着攻击过来的树干垫脚,纵身一跃到她的前面。

“喂喂,我说,你不会对一个走投无路的人下手吧?”戏谑笑着躲开攻击,最后在刚刚进来的地方站稳。“听说出去的人会受到惩罚?”

“你想跑吗?”女孩身上浮现的蓝色梵文荧着光,脚下隐隐有法阵的图案。

女巫?看起来可真是棘手。毕竟物理攻击与防御,是无法抵御神秘力量的。逃出的中途被搞死,或者逃出去之后被击杀,都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同意之后就能摆脱这些缠人的攻击,毕竟也有人出去过嘛。所以,留下好像没什么坏处?——保命才是最重要的。说不定能趁她不注意

干掉她。

如平静的海面之下。暗涌。

投降似的双手举过头顶,眯眼笑了起来。

“别有敌意嘛——我当然会留下。♪”




对不起我再也不把mp戏拿出来了!最后一次!真的!

瞎78写。

#歌词选自国境四方
#皇子雷与骑士安
#私设如山
#过年了胆大包天,我就试试,试试,有人骂就删。/怂巴巴

[我愿生而你便是我的王 我对你臣服或仰望]

面前少年眉宇间的英气非平常人所能拥有。单凭用作装饰的宝石就能体现出他身份的尊贵。莫名有些怯于与他对视,那压迫感似是与生俱来。只一个眼神的交流,藏在目光中的探寻便被他发现。他眼中是戏谑,亦或是些别的情愫。那些无关紧要。——雷王星三皇子,雷狮。我只需知道这是命运指引我不惜生命去守护的人就够了。我对他鞠躬,行礼,承诺着一定会保护好他。然后,抬了头看到的是他走远了的背影。
“——并且,在下将永远臣服于您。”

[我竟期盼被吞食被你仔细品尝]

对他早已有了不同的情感。不同于君臣间的忠诚,是想完全属于他。这样的想法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像藤蔓一样不可控制的生长蜿蜒,快要将自己完全包裹。他的嘴角依旧是略带些轻视的意味上扬着。一如当年。意识到自己盯着他看了太久,不顾及身上的伤跪了下来,等待着这位年轻皇子的惩罚。脚步声渐近,然后他弯下腰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安迷修,你想要什么奖励呢。”从危险重重中救出他,是功不可没是指责更是种失职。但似乎是自己满身的伤痕使他少有恻隐。或者他根本就不屑于惩罚。正欲开口表示不需要却听见他命令自己诚实。看着他的唇,喉结滚了滚,开口,听见我微颤的声音。“..吻。一个吻。”

[让我记住你给的痛的模样 再不遗忘]

那是一个绵长却满是侵略意味的吻。预料之外的爽快,他直接覆上了唇并伸舌撬开了我的牙关,而我只能呆滞的接受。仿佛所有感官一并爆炸,脑内一阵轰响。在几乎被夺走呼吸的时候理智好似也被夺走,不知何来的勇气推着自己的去追那即将离开的吻。然后被疼痛唤回理智。看他舔干净唇上沾染的血才明了是自己的嘴唇被咬破。
直到他走远脑子里还在回响他走之前的话。
“安迷修,你只能是我雷狮一个人的。”

[你成为垂衣驭八荒的王 你低下头与我相望]

为他而打下的板图不断扩张,他也拥有了足够的资格,被加冕为新的王。我单膝跪地,向他行礼。目光直直地看向他的脸,看向他紫色的眸子。
“骑士安迷修,将永远臣服于您。”

[你眼中分明蛰藏 锁死我危险却迷人的欲望]

那并不是唯一的吻。自那以后,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在发生,大抵是因为迟迟未发现的两情相悦。真是应该早些发现他眼中的感情以及隐藏在话语中的宣示主权。今夜的吻缠绵到疯狂。满是思念与爆发的隐忍。由于此次出征路途遥远,耗时加倍,等到凯旋

邦信R

我狗子超酷

保护我方雷狮:

伯爵邦×特使信


媚药以及骑乘――


大概是第一次写文。


里面比第一次写的改动很多


还有我超级宇宙无敌第一帅的二狗子帮忙的!


:D二狗子简直是世界的宝物(除过媳妇儿外的)


废话不多说。防止翻车走链接――







https://shimo.im/FUgnaSRUiSM8WISf





最后


二狗子老顾可是超级棒的家伙啊――

那是什么。毫无意义的过去,无从安逸的现状和满是绝望的前路。

这是要诚心翻我车:-D
居然还想打我